李耀辉| 警察执法的尺度与温度——评丹东袭警案

时间:2022-06-28 作者:李耀辉刑事辩护网 浏览:273 打印

 

 

辽宁丹东袭警的类似事件时有耳闻,一般类似事件不会引起舆论波澜上了热搜成为热门话题,这个事件之所以引起关注和争议,主要是当前疫情防控一刀切、层层加码严格管制与市民工作生活自由之间的矛盾,有核酸有出行证明与看病受阻之间的矛盾激化,这是一直存在的问题。

 

这个事件还有另一种暗示,就是奥密克戎毒株病毒蔓延没有那么恐怖了,但“社会病毒”的侵害不仅使我们丧失安全感,还容易引起公众愤怒。

 

为了疫情防控,社会大众让渡了很多的权利以配合防疫,如果依然过度防疫,违背中央的“九不准”防疫政策,地方上依然我行我素搞一刀切,将是非常有害的。因为这种严格、过度的管控措施,本身就带有太多的臆断和功利。

 

事情起因是父女俩要去医院看病却被民警拦下,理由是健康码是黄码不能离开,父女俩做了核酸,持有社区开具的出行证明都没用,女子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准备驾车返回,民警却拦着不允许离开,至此双方冲突升级,交警先推搡女子倒地,女子的父亲情急之下伸手拍向民警的脑袋,从路人拍摄的第三角度看,手指最多蹭到了民警头发,民警竟然假装倒下,捂着脸。

 

此事件中有一个细节非常耐人寻味,就是警察倒地后,对拍摄视频的同事说,录上没?录他录他!

 

此处有网友调侃道,前有缉毒警察身中三枪昏迷倒地,醒来后问战友毒贩抓到没?后有70多岁大爷将民警小伙拍倒在地,民警坐地上问身后的人录上了没?’”

 

这是一出好戏,不得不对一触即倒的弱不禁风的民警演技叫绝,也不得不对摄影同事称赞,在他的镜头下,将女子父亲的力道和倒地民警弱不禁风拍摄的惟妙惟肖。

 

倒地民警在确认自己被打的画面被拍摄下后,立刻起身,激起斗志,仿佛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内心已对父女俩的行为性质有了数,继续拖拽女子致其摔倒在地。同时摄影同事利用场面的调度对倒地民警的丑态也进行了入木三分的刻画。

 

从视频看,我还注意到女子告诉其父亲,别碰他,碰他袭警。很不幸的是,他们还是未能幸免。你不碰他,他碰你,你就会怒,然后你就会碰他,碰不到没关系,只要有碰的动作录下来就行了。录像对自己不利了就剪辑,隐匿也不是不可能。在我办过的妨害公务案件中,只要对嫌疑人有利的,不利于对方的都隐匿了,或者以种种理由说一开始就没开执法记录仪。

 

视频中,女子觉得看病无望了连忙说不看病了,回家行不行,得到的答案是不让走。去也不行,回也不成。试想一下自己要到医院求医问药,遵守了防疫政策,做了核酸,也找社区开具了出行证明,结果在路上被警察拦住,本来不想与警察发生冲突,不去医院了要回家,警察却不允许回家,此时换做谁都难以继续保持冷静。我甚至不知道哪一天自己也会遇到这种情况,明明自己有出行证明,被警察拦住无法就医,内心多么软弱和无助,此时此刻你能保持女子的冷静和克制吗,一种情绪化会不会招来袭警或者妨害公务?

 

那么,此事到底谁是谁非呢?看过视频便一目了然。

 

然而,事发次日,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发布警情通报,女子因阻碍执行职务予以行政拘留十日,其父因涉嫌袭警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毫无疑问,在类似案件中,警方一般都会这么处理的,可能不同的是只对袭警的父亲处以刑事责任,而且往往会在立案后让家属赔偿被打民警,好意达成谅解,殊不知这样案件就板上钉钉了,剩下交给检察院做个认罪认罚,认罪态度好的话在法院判个缓刑就不错了。

 

袭警当然是不对的,警察的各种权益是不容侵犯的,法律既要保障警察执法活动顺利开展,尊重警察的权威,但同时要对警察权力进行合理限制,平衡警察权力与个人权利的关系,如果默许警察这种碰瓷式执法,让老百姓都认为碰他就是袭警,这将难以让社会大众对执法人员保持足够的敬意,敬重权力。

 

这个事件让我想起了在办的邯郸赵媛媛妨害公务案,出警人员处理一起拆迁纠纷警情,在警情结束后,一名出警人员却指令拆迁,赵媛媛认为警察越界执法,嘴里嘀咕了一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噩梦由此开始,赵媛媛被一把摁倒在地,紧接着四五名巡防队员将其拖行二三十米,赵媛媛满身尘土坐在地上,民警不断地逼着赵媛再说一句,赵媛媛都不说了,还是接二连三的逼着赵媛媛说,就等着赵媛媛再说一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录下来,当赵媛媛说了“狗拿耗子”,还没说下句,民警一声令下带走。没有口头传唤,没有告知带走的理由和依据,没有履行强制传唤程序,既然赵媛媛都不说了,为何再三引诱逼着赵媛媛说,这不就跟丹东女子遭遇一样,我有社区开具的通行证允许我外出去医院,民警阻拦不让去,那我不去了回家总行吧,可是回家也不行。

 

我曾办理的江苏盐城张月珍妨害公务案,辅警说自己的右手被张月珍咬了,其实他的右手是爬梯子自伤的,却碰瓷是张月珍咬破的,在押张月珍上警车时,没有目击到的其他出警人员看到同事手指破了,就喊叫就是她(张月珍)咬的,就是她咬的,好在有一段执法记录仪视频没有被隐匿,经过我们反复观看视频录像,在混乱的场景中发现这名辅警的右手始终在张月珍的背后和脑后,一把抓着张月珍的头发,左手托着张月珍的下巴,无论如何张月珍不可能咬到他的右手,在客观的镜头下,案件发回重审法院不得以否定了这一事实。

 

就“丹东袭警事件”胡锡进评论道,这是一个非常基层的警民摩擦,从维护警察执法权威的角度说,丹东警方没有错。但是公众的价值判断与司法权威在这件事上发生激烈冲突,这值得丹东市警方深思,也值得全国各地的执法机构举一反三。

 

丹东市警方有待反省,全国警方也有待深思,警察的执法观念和“身体素质”也有待提高。视频中的民警真的不堪一击吗,显然不是的,为什么他刻意表现的那么弱不禁风,女子在视频中已经给出了答案,别碰他,碰他袭警。碰瓷式执法应当杜绝,长此以往会破坏警察的公信力和威慑力。

 

说的明白些,警察这么做有法律的护身符,有上级防疫政策作为借口,我国刑法规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要承担刑事责任的。常见的对民警撕咬、拳击、肘击、踢踹、掌掴、掐颈、抱摔、拖拽、冲撞等,以及攻击民警头部、脸部、裆部等要害部位,且能够危及人身安全的,通常被认定为暴力袭击警察的行为,比如女子的父亲用手拍打民警的头部,这很可能是被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认定袭警的重要罪证。

 

如果实施拉扯、推搡、抓挠、拍打、搂抱、贴靠等针对民警身体非要害部位的行为,没有未危及民警人身安全的,一般不以袭警罪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像视频女子存在贴靠民警的非要害身体部位可能会受到治安管理处罚。

 

具体到个案中,是否成立袭警罪或者进行治安管理处罚,法律的尺度在哪里,还要看事发起因,具体情节,是否满足袭警罪的构成要件,例如侵害对象是否是正式民警,该民警是否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等等。在我看来,父亲不成立袭警罪,警方应当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撤销案件,女子也应当免受行政处罚。

 

2022623日晚,辽宁省丹东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布《关于全市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的通知》,决定除封控区、管控区的居民外,其他居民可凭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在全市有序流动。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李乐成主持召开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专题调度会议指出,保障好群众看病就医需求,落实好困难群众帮扶措施。

 

所以说,人民警察一方面要认真灵活执行防疫政策,另一方面还肩负保障好群众看病就医需求的职责,该事件中女子急切就医且有社区的通行证明,警察就应当放行,而不是阻挡就医,阻挠回家,警察阻挠公民外出就医就是对公民健康权、生命权的漠视。